侵权责任纠纷凭影像片推翻精神伤残鉴定结果一例

2020-05-06

杭州医疗事故鉴定

[导读]:案情简介2018年6月22日7时许,被告某环卫处职工陈某驾驶电瓶三轮车行驶至事发地时,与原告沈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,造成车辆损坏、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。经交警部门认定,本次事故被告陈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,原告沈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。被告所驾驶车辆在浙商财险处投保了非机动车第三责责任保险,在保险期限内,每车每次赔偿限额为500000元 ...

  案情简介

  2018年6月22日7时许,被告某环卫处职工陈某驾驶电瓶三轮车行驶至事发地时,与原告沈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发生碰撞,造成车辆损坏、原告受伤的交通事故。经交警部门认定,本次事故被告陈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,原告沈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。被告所驾驶车辆在浙商财险处投保了非机动车第三责责任保险,在保险期限内,每车每次赔偿限额为500000元,在被保险人负事故的同等、主要或全部责任时绝对免赔金额为100元或核定损失的10%,两者以高者为准。

  2019年3月10日,原告自行委托上海东南鉴定科学研究所司法鉴定所进行了法医鉴定,鉴定结果为原告因车祸致器质性精神障碍,构成九(玖)级伤残;建议误工期限为150日,护理期限为60日,营养期限为60日。

  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被告某单位、被告陈某、被告浙商财险赔偿原告各项损失208384.85元,其中被告浙商财险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。

  浙商财险表示原告所提供的鉴定报告为其自行委托鉴定,且伤残等级与其实际损伤情况不符,故于诉前对原告的精神伤残等级提出了重新鉴定。

  重新鉴定程序启动后,笔者代表浙商财险参加了重新鉴定的现场见证,鉴定时针对原告提供的病历资料向鉴定机构提出了我方的疑点:原告所受颅脑损伤为轻度,并未伤及脑实质,且其复查的头颅CT显示颅内未见异常,其伤残等级明显过高。鉴定机构在综合考虑被鉴定人的损伤情况、治疗经过、现场检查情况、影像资料等相关鉴定材料后,推翻了原告原有的精神九级伤残,改为精神十级伤残,支持了我方的观点。

  案件结果

  按案件确定的事实,原告的各项损失为179827.15元,应按事故比例赔偿,因陈某驾驶非机动负事故的主要责任,原告驾驶非机动车负事故的次要责任,且陈某为某单位员工,事发时系履行职务,故被告某单位应对原告损失126929.01元【(179827.15-3500元)×70%+3500元】承担赔偿责任。又因肇事车辆在被告浙商财险处投保了商业三者险,限额为500000元,本次事故中,陈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,绝对免赔额核定损失金额的10%,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属于保险范围,对于浙商保险的答辩意见,被告某单位亦予认可。故被告浙商财险需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付原告111086.11元【(126929.01元-3500元)×90%】。被告某单位需赔付原告15842.90元【(126929.01元-3500元)×10%+3500元】。因重新鉴定鉴定结论改变了原鉴定结论的伤残等级,故重新鉴定费3000元,由原告负担,因被告陈某垫付了2000元,被告某单位垫付了10000元,被告某单位尚需赔付原告3842.90元。因重新鉴定鉴定结论改变了原鉴定结论的伤残等级,故因该费用被告浙商财险已预交,原告负担部分,被告浙商财险可在支付给原告的赔偿款中予以扣除。故被告浙商财险尚需赔偿原告108086.11元。

  【律师分析】

  本案的关键在于原告颅脑损伤所致精神障碍的伤残等级。人脑是结构最复杂、功能极其完善的物质。它是思维的器官,是心理、意识的物质本体。但是人脑损伤后会出现什么症状、什么后遗症还是有规律可循的,尤其是轻症患者,其后遗症一般不会有太大的偏差。当然,这需要具备一定的医学知识和经验判断。本案,从细节入微,预判原告的伤残等级,并有针对性的提出意见,取得了较满意的结果。

杭州医疗事故鉴定 潘响琴

联系电话:15158894191

执业证:13301201911115751

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钱江世纪城民和路800号宝盛世纪中心1号楼20楼浙江湘湖律师事务所

©2020

杭州医疗事故鉴定潘响琴

技术支持:大律师网
律师简介 业务范围 法律文集 一键通话